成都心理咨询 | 成都心理咨询专家 | 联系我们
 

 

关于我们


专家咨询师

张月维

简介: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、法学学士、应用心理学研究生;国家授证家庭系统排列高级指导师。四川师范大学外聘心理专家近十年,从事十多年心理咨询与家庭医... 详情>>

邢智

简介: 男 37岁,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,2007年获取国家心理咨询师资质,国家二级,潜心学习心理学理论知识,参与咨询实践活动,精通催眠技术、NLP神经语言... 详情>>

十二岁的“小老头”

来源:心灵空间 发布日期:2013-09-02 浏览数:1646 【收藏本页】

 题记:本案患者的症状很奇怪,12岁的小男孩,脸上有着深深的皱纹,但对于涉猎很广泛的咨询师,治疗并不是很难。不过由于案主不愿意改变原来无效的治疗方法,同案主的交流、让她接受改变方法,运用最具能量的后现代心理治疗方法——家庭系统排列,成了咨询中最难的部分。
王康(化名)是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到“心灵空间”咨询室的。初见王康,我非常困惑,凭多年的临床经验,我实在不能判断他的身份:中学生?大学生?还是成年人?虽然他个子只有1.55米左右,但是一张成熟的脸上,眼角部位的皱纹却非常醒目;妈妈着一袭黑衣,未施粉黛的脸上雕刻的年轮,在向所有人证明自己是纯正的“黄色人种”,还给我感觉应该是‘奶奶级’的老人家了。
“我只要你好的学习方法”
当妈妈说王康只有12岁,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时,差点让我惊诧的跳起来:
“什么?12岁?小学六年级?”我重复这些,稳住自己的诧异,不让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,并及时的转移话题:
“那是什么原因让你带孩子过来呢?”
“孩子上课总不专心听讲,虽然成绩还算可以,基本上在班里前十名。但是,他学习起来很吃力。学校老师总反应他上课注意力不集中,静不下来。请张老师教他点学习方法,教他如何集中注意力,好让他轻松学习,毕竟现在才小学嘛。”王康妈妈很有条理的说着……
“能稳定地站在前十名的位置也不错呀,你希望他的成绩再进步多少就满意了?”对于家长一味追逐孩子的学习成绩和班级排名。。。。。。
 “‘看不见’的精神问题,用‘看得见’的药物治疗”。。。。。。“家庭系统排列是是通过个案代表的方式呈现出来我们当下的状态,进而去取得家庭系统里隐藏的资料,因而对事情的处理有更清晰地了解。用在心理治疗方面,能够把一些深层的家族困扰找出并化解。”我补充到:“你上次提到王康从出生开始,就睡眠不好,而且在医院做过各种检查,都不见好转,我感觉这绝不是生理上的问题,怀疑是家庭系统里有些隐藏的力量在影响他,导致他非常胆小,以致于不能正常休息,所以才这么安排。”我做出初步的解释。
“你这么说好悬啊,反正我们都没有做过什么缺德的坏事,又怎么会有隐藏的力量影响他的睡眠。”王康妈妈困惑了。
“做家庭系统排列不是曾经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,你自己说王康的问题是什么问题?归结为身体或精神上,属于哪一类?”为了尽快实施我的方案,我在快速地推进。
“他只是睡眠不好。”王康妈妈笑着回答。
“你认为属于身体问题还是属于精神问题?”我步步紧逼。
“这应该是属于精神问题。”王康妈妈犹豫了一下,回答道。
“好的,那你把精神拆开来看,什么是‘精’?什么是‘神’?,你见到过‘精’和‘神’吗?”我抓住这个话题。
“那当然,我们都没有看到过。”王康妈妈答道。
“这就对了,看不见、摸不着的精神问题,12年来你一直用看得见、摸得着的钙片去解决,你觉得合适吗?无效是肯定的。。。。。。
“家庭系统排列”的呈现与治疗。。。。。。张月维:“我们看到妻子似乎比较满足于自己的位置,而丈夫的眼睛是面向外界,他不是很关心系统中发生的事情,儿子也愿意被妈妈关注、保护的状态,眼睛紧紧地盯着地上。”
突然我想起了妻子几次过来都是一成不变的“黑”全套穿着,这也再次验证了,我们的传统古语“女为悦己者荣”,当一个女人感觉不到被人欣赏的时候,她也就没有心思顾及自己的衣着和肤色,导致四十岁的女人身上显出五十多岁的神态。
停顿了片刻,继续:“一个家庭系统,如果有被遗忘的成员,或者很小就被排除在系统之外的成员,他们就会导致系统的紊乱,出现一些不被常人所理解的现象。我们尝试一下,儿子的恐惧、累;丈夫的无力、远离是否与这些有关”。
张月维问案主:“是否有过流产的孩子?”
案主:“有,在生王康前,曾做过三次流产。”
张月维:“你愿意说说为什么没把孩子留下来吗?”
案主迟疑:“这个……你这有些封建迷信的味道,怎么会和儿子的睡眠有关系呢?我不想说这些了。”案主直接述说怀疑的情绪。
张月维:“好的,如果你不愿意把原因说出来,我们就先排出来,看看情况会有什么不同?我更关注问题的解决。”。。。。。。
解读“家庭系统排列”治疗中的现象学。。。。。。本案中,王康所表现出的睡眠症状,就是由于潜意识的恐惧害怕,深究其源——“牵连”所至。排列中,我引导家庭成员和三个流产孩子进行连结,承认他们在家庭系统的位置,这个问题就可以很好的解决。
待参与者散去,我问案主:“排列中,我看到你的丈夫好像不愿意呆在家里,经常出去,对吗?”。。。。。。二十多天后,我在忙着做咨询,助手告诉我有人在等,两个多小时后才见到。王康妈妈进了咨询室。虽然还是一身黑色衣服,但是,她微笑的眼神、猩红色的妆饰围巾引起我的注意。
“我猜,现在你丈夫肯定给了你更多的爱,至少他在家里的时间更多了,对吧?”我笑着说。
“这个?你怎么知道的?”王康妈妈说,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“这个吗,我在排列时就知道今天这个结果了。你儿子的情况怎么样?”我一时没想起王康的名字。
“很怪的张老师。”王康妈妈压低嗓音,很神秘地说:“十多天后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
版权所有 (C) 2013 成都市心灵空间文化传播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 网站建设:成都元鼎信息关于我们 | 服务项目 | 专家团队 | 联系我们   蜀ICP备13020453号-1
乘车路线:地铁一号线金融城站A出口前行300米左侧;  公交 公交125 162 184 509 D016 D017 D018 G25交子北一路站,G60 G61 G58 G59锦晖西一街站下车即到